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马人的乐园

粗茶淡饭,知足常乐。

 
 
 

日志

 
 

司徒越的草书欣赏(2幅)  

2015-05-13 10:37:35|  分类: 【书法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徒越的草书2幅欣赏(2幅)

司徒越的草书欣赏(2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乐园

草書節錄蘇轼前赤壁賦

司徒越的草书欣赏(2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乐园

草書孟子語

司徒越(1914-1990)1914年生于安徽壽縣,本名孫方鲲、号劍鳴、以字行。生前任中國書協會員、中國書畫函授大學合肥分校教授、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名譽主席、安徽省地方志編撰委員會顧問、壽縣政協副主席、安徽省第六、七屆人大代表。

司徒越雖出身名門望族,但家境貧寒,幸得親戚資助,于1931年春考入上海美專學西畫。其間他因積極參加“九. 一八”反蔣抗日學生運動曾遭巡捕房逮捕。爲防止反動當局的迫害,司徒越在第二年轉入上海新華藝專繼續從事革命工作和學業,1933年畢業。

司徒越少年時期雖從塾師學習過書法、篆刻,但并無所成。1976年一次偶然的機遇,改變了司徒越人生之路:當年春,司徒越的一幅草書作品入選到日本展出,結果是藝驚東瀛,觀者贊不絕口。消息傳回國内,人們才開始知道司徒越其人。

司徒越作爲一個著名書法家活躍于我國書壇,僅隻有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去世前的短短十餘年時間,時間雖短,但卻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尊重傳統,認真學習古名家技法,但絕不泥古不化,而是古爲我用,力求創新。八十年代中期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以雄健奔放、婉轉流暢的狂草獨步書壇,得到專家們的認可,群衆的歡迎。作爲一個書法家,司徒越雖諸體皆能,但大多數索書者就是指名要那虬龍驚蛇一樣“認不得”的字。

他的作品入選第一、第二屆全國書法篆刻展、《書法》創刊十周年紀念展、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系列書法大展等數百次展覽;并被選送德國、芬蘭、日本等國展出。劉少奇紀念館、周恩來紀念館、中國書法藝術博物館、茅盾故居紀念館、錢君陶藝術館等處都收藏有他的書作。

《安徽畫報》、《書法》、《書法之友》等雜志都分别以專版重點介紹司徒越及其作品。其作品被收入《現代中國書道展》、《中國著名書法家百人作品選》(以上兩書日本出版)、《中國年鑒書法選》(新華社編輯)、《當代書法家墨迹詩文選》(《書法》雜志社編輯)、《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系列書法大展作品集》(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等書。安徽美術出版社爲其出版了《司徒越書法選》。

司徒越其人其書兩次被攝制成電視專題片,片子在中央電視台及多家省市電視台播放後好評如潮,影響深遠。

作爲一個學者型的書法家,司徒越并不僅僅是個“寫字匠”。他博學多聞,在繪畫、詩詞、篆刻、考古諸領域多所涉獵,并取得了不俗成就。

他總結自己對草書的理解寫出《草書獺祭篇》,發表于中國書畫函授大學的校刊《書法學習與輔導》上;爲中國書法函大合肥分校所寫講稿《結體、章法舉隅》指導了一大批書法愛好者;發表于《書法》上的《小議書法創新》則尖銳地抨擊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的某些不正書風,展現出他立于潮頭浪尖,搏擊風浪的無畏精神。

他在考古論文《鄂君啓節續探》中挑戰權威,大膽提出自己的觀點,受到安徽考古學界的推崇。而他1985年寫的另一篇考古論文《關于芍陂(安豐塘)的始建時期的問題》,以翔實的史料、嚴密的邏輯推理,論證了坐落在壽縣城南六十里的安豐塘就是兩千六百年前的楚相孫叔敖主持興建的水利工程――“芍陂”,解決了我國水利史學界多年争論不休的難題。從而确立了“安豐塘”(即古代的“芍陂”)在我國乃至世界都是最早建成、并且迄今仍在發揮效益的水利工程。這一成果到了中國水利史研究《會前後兩任會長及衆多專家的認可,“安豐塘”因此被國務院定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司徒越所作詩詞在史無前例的浩劫中,早已蕩然無存,晚年唱和之詩及應制之作集爲《留痕》一本,逝世後被友人收入《皖西詩詞》。詩中既有他對蒙冤之時痛徹心脾的回憶:“往事摧肝膽,年光換鬓絲”;也有撥亂反正之後發自内心的歡唱:“幸雪十年恥,欣逢四化時。” 他的篆刻作品有未刊稿《捉刀集》、《馮婦集》兩本,其中少量曾發表在省内外的報刊上。

司徒越的畫作目前僅可見油畫數幅、速寫一本。其中兩幅栩栩如生的自畫像(油畫)準确地表達了他氣質,可見其繪畫功力之深。

司徒越的生平及成就入錄《新文藝大系·書法卷》、《中國名人談少兒時代》、《安徽書畫人物》、《中國現代書法界名人辭典》、《國家曆史文化名城·壽縣》等書。

司徒越一生坎坷,曆經磨難。終其一生,他講求操守、矢志不渝,晚年成名後他更以獎掖後學、服務鄉梓爲己任,從不遺餘力,不爲名利所動。正象他在抒懷詩中所說的那樣:“我猶有餘熱,慷慨獻人寰。”司徒越的人品書品深爲人們所贊頌,原地礦部長、中顧委委員孫大光稱贊他:“書法超群絕俗,爲人忠正剛直”;司徒越的老朋友、著名書法家劉夜烽撰文紀念他,标題就叫:“人與梅花一樣清”更可見其“人書俱老”的境地。

一九九0年十月,身患癌症的司徒越病危,彌留之際,家人詢問遺言,他思索片刻首先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希望我能對得起所有的人。”對于“所有的人”(包括某些曾經傷害過他的人),他的态度一如既往仍是寬容。二十一日中午,在數次嚴詞拒絕了醫護人員的救治,并向他們鄭重道謝之後,司徒越靜靜地走了。衆多好友親朋聞訊後從外地趕來,向他作最後的告别,家鄉更是萬人空巷,送其遠行。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