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马人的乐园

粗茶淡饭,知足常乐。

 
 
 

日志

 
 

白蕉兰蕙集册赏析(1)  

2014-10-20 14:03:19|  分类: 【纪念白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绘画欣赏】白蕉兰蕙集册赏析(1)

白蕉兰蕙集册赏析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乐园

释文:

        小庐客去晚归庭,架上吾师亮苦心。 忽得影中花叶活,灯光面面事追寻。

故庐微有老名种兰蕙,花时远近有观赏者来。我侍我父,朝自庭院掇盆入室,及暮自室还庭,不为劳也。一夜模大王帖后,举目瞥见素壁花影,大动于中,顿尽研池墨瀋,它日遂为常课。此我儿时初学写兰也,漫识于此。仇纸恩墨废寝忘食人。

印章:白文-白蕉;朱文-不入不出翁写兰

像是不经意间撇下的几片兰叶,疏朗而飘逸。一箭茁壮的花杆,十来个花蕾,令人充满期待。中间调子的墨色,显得平淡无奇,仿佛是投射在素壁上的影子。而洋洋洒洒的题跋,却向你展现了一段早已尘封了的、平凡、宁静而又富有情趣的生活。一首七律绝句朦朦胧胧地浮现出有人在灯光里苦苦追寻。而一段题跋似又让你柳暗花明:噢,原来是白蕉先生小时候学画兰花的原委和场景。一方行楷朱文闲章,很别致,因为行楷入印很少见。印面“不入不出翁”,初见如猜谜,但仔细看过前面题跋,或能猜到作者的心意:我学画兰既未入任何一派师门,当然也谈不上出自哪一流派了。此印为先生亲手操刀。五十年代作品上开始使用。文革前,恐有人来查他的闲章,因五七年的教训,先生竟将此印面磨了,甚是可惜。他早年常用的一方闲章“法天者”,也是他自己刻的,古朴自然,喻其写兰师法造化。

先生的父亲是老中医,却酷爱艺兰。家中植兰上百盆,有不少是名种兰。因忙不过来,故先生少时总帮着浇水、施肥、翻盆。花开时节,他同样体会着喜悦之情。先生从小就熟悉兰蕙、喜爱兰蕙。笔下之兰,均为梅、荷、水仙瓣名种。纵观历代画家的兰花作品,从风格上讲,白蕉先生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堪称一绝。

乡中爱兰者甚众,花开时节,走街穿巷,奔走互赏。雅者置酒奉茶,边赏花,边吟诗作画,像是办喜事。个中滋味,唯知音能解。人们爱兰,不仅仅是那袅袅不绝的幽香沁人心脾,也不仅仅是兰叶的绰约多姿赏心悦目,而是一种人品的象征,是人们向往真、善、美的真情流露。先生在题兰中,把兰花比喻为翩翩君子:“小草倚东风,福民笔夜舞。倘若化为声,鹤唳非蛙鼓;倘若化为兽,麋鹿非狮虎;倘若化为人,佳士非美妇。”

吾亦爱兰,但结果却大煞风景。草兰种得开花了,自以为深得养兰之三昧。斗胆花血本购进名种兰“西神”两苗、“大富贵” 两苗、“宋梅”三苗,朝夕侍奉。皇天不负苦心人,翌年仲春,每盆竟平添二苗,心花怒放。谁知夏秋之际,三名种均莫名烂根枯萎。查遍资料,原因至今未明。遂不敢造次矣。呜呼,“佳士”及其后人均因我而亡,于心何忍哉!

 

                                                                                                                                                       庚寅早春民生漫识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