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马人的乐园

粗茶淡饭,知足常乐。

 
 
 

日志

 
 

问人生至此凄凉否 记白蕉(2)  

2014-06-11 16:00:52|  分类: 【纪念白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大观】问人生至此凄凉否 记白蕉(2) 


       白蕉先生笔下的兰花也别具风情,他画兰是因为喜兰,幼年时便“待家尊艺兰,搬泥运甓,警霪察蝎,扫虱防蚁,揭帘防罅,更燥湿经心,四季与兰蕙习处,见抽穗萌蕾,实生命相共也者,此情如昨。”他画兰蕙并不宗哪门哪派,而是自出抒己,独有一功。他有一方闲章“不出不入翁写兰”,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但他也不是闭门造车,而是由写生而来。他在诗文中曾记述学写兰蕙经过:“小庐客去晚归庭,架上吾师亮苦心。忽得影中花叶活,灯光面面事追寻。”又云:“故庐微有老名种兰蕙,花时远近有观赏者来。我侍我父,朝自庭院掇盆入室,及暮自室还庭,不为劳也。一夜摹大王帖毕,举目瞥见素壁花影,大动于中,顿尽研池墨汁,它日遂为常课。此我儿时初学写兰也。”因此,白蕉所绘兰蕙葳蕤有生意,既有漂逸婀娜之姿,又有芳香扑鼻之味,天真烂漫,超出物表。谢稚柳先生认为:“云间白蕉写兰,不独得笔墨之妙,为花传神,尤为前之作者未有。”唐云先生有诗赞曰:“万派归宗漾洒飘,谁许共论醉良宵。凭他笔挟东风转,惊倒扬州郑板桥。”
      白蕉先生一生交游甚广,与黄炎培、柳亚子、邓散木、徐悲鸿、蒋兆和、唐云等都结下深厚的友谊。他早年应黄炎培之邀,在鸿英图书馆任职数年,任《人文月刊》编辑。抗战爆发后,图书馆资金捉襟见肘,濒临倒闭,于是白蕉日日夜夜作书画画还向其他名家征集书画,全力筹备展览会,并将展览会收入悉数捐给图书馆,使其得以正常运行。黄炎培大为感动,曾为他书“求是斋”匾额。在图书馆期间,他撰写了《袁世凯与中华民国》一书,影射蒋介石不要重蹈袁世凯覆辙,此书得到黄炎培、柳亚子、叶楚伧等人嘉许。新中国成立初期,白蕉陪柳亚子赴江南一带视察,深受亚子先生器重。柳老曾专门写了推荐信,介绍他去华东局工作。但白蕉先生从不愿做“拉大旗,作虎皮”之事,柳亚子的这封信始终揣在口袋里,未曾寄出。


       和白蕉一样,邓散木也以清高孤傲、落拓不羁著称。他年轻时崇拜孙中山,后对国民党大失所望,故改名“粪翁”,有“粪除”、“以金钱为粪土”之意,并将居所取名为“厕简楼”,以示要和污秽腐朽的世风分庭抗礼。他曾在《六十自讼》一诗中说“行年当三十,去姓字以粪。非敢求惊人,聊以托孤愤。”有位高官向邓散木求字,但要求不可署“粪翁”。邓散木怒斥道:“公厌我名耶?美名者滔滔天下皆是,奚取于我?我固贫,宁灶冷,易名非石难转也。”无独有偶,白蕉的倔也是出了名的。当年,海上杜月笙做寿,让他写寿文,但他置之不理。但朋友或学生向他索字,他倒来者不拒。有位素不相识的人写信求取墨宝,白蕉以出题的方式回赠一信:“白蕉顿首。暑气毒人,不堪作事,且屏妇子裸卧谢客,真人间适意事也!昨奉来书,欢然如面。扇已书就,之人送上。此间西瓜尚剩四、五枚,二、三日可尽。足下有意接济,可来一担,谢谢,率复一悉。”因此,邓散木与白蕉都有“怪杰”之称,但他们彼此惺惺相惜。那粪翁赞白蕉书画:“世人写生惟写貌,遗貌取神谁其论?江左白蕉非俗士,笔端直挟湘兰魂。”白蕉则说:“粪翁素有怪名,予独无所见。昔者杯水对饮,粪翁席间亦无语,往颇闻人言白蕉怪,何独不见子怪。”并戏言:“自见粪翁篆刻,吾不敢再握刀。”当日本人的铁蹄践踏我国土蹂躏中国人时,义愤填膺。白蕉故乡金山沦陷后,他忧心如焚,“今日此天地,何人起霸图。干戈争短隙,零落笑封胡。昔下阳朱泪,空期楚幕鸟。我言初已尽,未肯便为奴”。邓散木还刻印“忍死须臾”,边款为“一·二八,是奇痛,是奇耻。两昆仑,今安在?忍死须臾,矢誓东海”。邓、白二人联手举办“杯水书画展”,取“杯水车薪”之意,将卖书画所得,全部用于抗日大业。经白蕉介绍,邓散木得以与徐悲鸿相识。徐悲鸿在致邓散木信函中感慨地说“日前饱览大作,深以为幸。弟平日对于寻常报章所标榜者,恒多漠然置之,见白蕉文而往,几乎失之交臂,险哉!顷侯友人寄石,便将赴沪再访尊居,以定一切”。白蕉和金学仪结婚时,邓散木故弄玄虚,送了一包贺礼,并一再嘱咐“不可立即折开”。白蕉夫妇欲将纸包拆开,发现里里外外竟包了二十多层纸,原来纸包中裹着两枚印章,一枚刻“大吉”,另一枚刻“花好月圆”。而徐悲鸿则送《双青毛竹图》以示庆贺,并题诗“岂止留双影,相期耐岁寒。莫同闲草木,只为热中看”。白蕉喜出望外,即刻赋诗一首:“午枕花前醉后回,眼明一翰故人来。是何笔力雄且杰,为想诗情郁更开。天壤要留双杆在,雪霜未遗一心灰。江南妖梦何时了,长使云间把酒杯。”


摘自:曹可凡《悲欢自酬》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