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马人的乐园

粗茶淡饭,知足常乐。

 
 
 

日志

 
 

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2013-10-29 13:54:00|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理论】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一、关中农民的儿子 

       “旷代草圣”于右任先生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有着巨大贡献,其书学理论、艺术成就愈来愈受到海内外书家的珍视。特别是他晚年哀婉凄切、催人泪下的骚体遗歌《国殇》,更震撼着无数炎黄子孙的赤子之心———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先生名伯循,字右任,号髯翁,后以字行。祖籍陕西泾阳县斗口村。1879年生于陕西三原县东关河道巷,在此读书应试,因而著籍三原。11岁入名塾师毛班香先生私塾,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此间得见毛汉诗太夫子写王羲之“十七鹅”,遂得书学启蒙,对其后来书法求新求变影响很大。1899年,关中大旱,年仅21岁出任三原粥厂厂长的于右任负责救济灾民工作,因心力操劳过度曾昏倒粥厂。1903年,中举人。1905年,参与并主持筹备成立“复旦公学” (即今复旦大学前身)。 

       1906年,于右任在日本结识孙中山先生,并加入同盟会,从此追随中山先生从事革命活动。在上海先后创办了《神州日报》(1907年)、《民呼日报》(1909年)、《民吁日报》(1909年)、《民立报》(1910年),任主编、记者,评论时政,为民请命。嗣后,他历二次革命、讨袁、护国、反复辟。1918年,他受命主持陕西靖国军事,独撑革命危局于西北,成为北伐战争中之“突破北洋军阀核心”的重要实力。1920年,他正值民主革命思想成熟的壮年时期。其时国民二军与奉军战事不利,在西北革命基地存亡之秋,于右任辗转到达莫斯科联盟冯玉祥,成立国民联军,解西安之围。途中“晨兴久读《资本论》,掩卷心神俱委顿”,与马克思的神交,使他有了中国民主革命与“全世界被压迫之人民同日起”的明确意识。应该说,此时他对“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认识更理性了,他在书法作品中不断书写“向荒山大海高空争地,与自由平等博爱联盟”便是明证。 

        1929年,关中逢天灾,冻死饿死饥民百万。于右任向中外人士呼吁“起而拯此浩劫中之人民”。1934年,他筹办的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于陕西武功正式成立。1938年,他应周恩来、朱德之邀,为《新华日报》书报头。1943年,值河南大旱,他受聘为“河南省临时灾童收容所”名誉所长。

        1949年,于右任赴台湾。1950年,他约台北诗人登阳明山,成立台湾诗会,提倡诗学。1955年,他赴台南参加诗人节,并针对诗学的革新和诗人的责任发表演讲。1962年1月12日,他在日记中写道: 

        “我百年后,愿葬于玉山或阿里山树木多的高处,可以时时望大陆。我之故乡,是中国大陆……” 

        1964年11月10日,于右任逝世于台北。 

        于右任一生清贫廉洁不置家业,在他身后只留下一些欠人债务的借据、几张账单和书籍、札记,而家乡故地也仅存一棵老槐树、三间破瓦房。柳亚子先生称他“落落乾坤大布衣”,的确如此,他属于祖国、属于人民,是永怀赤子之心的穿布袜子、吃小米饭长大的关中农民的儿子。 

        二、奇崛霸悍的行楷书艺术 

        于右任在书法上,既能继承传统,又能大胆创新,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寻找到了独具面目的书法语言,成为中国近代书法的一座高峰。 

        于右任书法艺术大体可分为两个时期。一是潜心魏碑,由“集字”进而探求“我法”,写出了个人风格突出、独步当代的楷书、行书作品的前期;二是创立“标准草书”,写出了“笔笔皆活”的草书作品的后期。 

        清末民初关中学子,书法多从“二王”入手,于右任也不例外。及至青年时代,他热衷于北魏碑志书法之研究,极力提倡学习、研究具有“尚武”精神的魏碑,以期国人从北魏楷书中领略到有霸悍之气的“尚武”精神,把书法的审美理念与振奋民族精神结合起来,实在是伟大而深邃的哲人之思。 

        魏碑情缘与于右任终生相伴。令人感念至深的是,他年逾古稀之后所临的几件古帖就有北魏《郑文公碑》。从原帖与临帖的对比中,我们会发现他“虽临魏碑,全是于法”。“活临”而不是依样画葫芦,是他临习古人法帖的最重要艺术经验。倘“死临”则难免为古人所限,更难免“奴书”之病。这也正是“变则通,通则久”的哲学理念的体现。 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于右任书法艺术:楷书《胡励生墓志》(局部)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于右任书法艺术:《张清和墓志》(局部)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于右任书法艺术:《陆秋心墓志》

        于右任早期楷书多是对北魏碑志的直接取法,然其用笔已透天真毕露之消息。所写楷书如《胡励生墓志、《张清和墓志》、《彭仲翔墓志》、《邹容墓表》等,结字绝类《张猛龙碑》、《元遥墓志》,字形扁方,结体谨严,应规入矩。以篆、隶、草书笔法入楷在北魏碑志、六朝写经中时或见之,然而以魏楷结字为基础,有意识将篆、隶笔法乃至行草笔势用于楷书、行书,糅合得如此和谐自然,近世书家中当首推于右任先生。《陆秋心墓志》、《佩兰女士墓志》等就是此类作品。 

        在结字上,于右任首先取法北魏碑刻文字严谨扁方的体势,建立了平正的骨干,然后放纵变化,似斜反正,以气贯、神足、结法奇险取胜。他运用异于寻常的“反结法”改变魏碑体势,在重心平稳的原则下,正者斜之,聚者散之,纵者收之,收者纵之,平齐者参差之。此种结字方法虽不能说是他首创,但他深悟此理,用得最妙最活,在近世书史上独树一帜,为当代以至未来树立了一座继承与创新之丰碑。 

        三、笔笔皆活的于体草书 

        于右任在楷书、行书不断成熟、出新的中年时期,即开始了对草书的研究。他从1927年前后开始广泛搜集前代草书家的书作、论著,潜心于书理、书法之研究。1932年,他在上海发起成立“草书社”,邀集同好,研讨切磋。从“草书社”成立到1936年,他在今草基础上对历代草书加以总结,创立了影响深远的“标准草书”。
     于右任开创这一课题,其贡献有三。
     其一,从历代草书作品中精选集字,标明出处,成“标准草书草圣千文”。他创立订定草书文字部首,给形体无定的草书定了型,这无疑是具有文化开创意义的学术成果,具有超越时代的学术价值。
     其二,将历代草书作品“偶加排比”建立符号与代表符号,使习草者能掌握规律,触类旁通,于平易中得“前人所谓草书妙理”。探讨归纳出草书字形式美的规律,以“易识”、“易写”、“准确”进而追求“美丽”,既“为过去草书作一总结账,为将来文字开一新道路”,也把中国书法草书形式美提升到了艺术理论层面。
     其三,总结归纳草书书理。1936年7月《标准草书千字文》集字双钩百衲本编成,由汉文正楷书局出版。此后,于右任多次对百衲本进行过修订,反复推敲,以求尽善。直到1961年在台湾印行的第九次本,仍见修订之痕。于右任还在《标准草书》自序中简述草书发展史,提出对草书“字理组织”符号功能的研究,对“草书妙理”的寻绎。其中最有文字学、书法学研究价值,最能道破“草书妙理”的是《千字文》后附的《标准草书凡例》和《标准草书释例》。 

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于右任书法艺术:《向荒与自联》

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于右任书法艺术:《讴歌长养联》

落落乾坤大布衣 于右任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 牧马人 - 牧马人

于右任书法艺术:《李普同作品集序》

        创立“标准草书”之初,于右任的草书由章草入今草,结字一本“标准”,用笔也未脱离“草圣”笔意,写得“婉而通”,有流动自然的美。从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于右任老年变法,其草书作品在形体上仍守标准,然而在用笔、结字、章法上则不断追求形式美的再创造,使之更完美、更抒情、更个性化。他的草书艺术有雄浑、冲淡的神韵,中锋“活笔”的妙趣,简净、险奇的体势和豪放、潇洒的意象美。他的草书保持了章草、今草字字独立不相联属的表面特征,但却努力追求其美的规律。草书作品首行首字多写得笔画粗重、字形较大,就好像音乐中的强音主调一样,然后由此衍生出一幅字的点线轻重及结体大小变化,在渐变中形成跌宕起伏的节奏与韵律,形成了雄浑、豪放、冲淡、潇洒的意象,给人以美的享受、美的联想。 

        于右任1960年所书《标准草书千字文》更是活笔活姿,出神入化。他以凌厉劲健、婀娜多变的笔势在不断运动中去构造字形,贯通行气,组成章法。其线条始终在不失造字之理的不断波变中行进,其跳荡的节奏与和谐的韵律,让人感到一个字就是一个俊美的乐句,一个被定格的舞蹈造型。在其中一些末笔本可以舒放拓展、纵笔成画的字中,于右任却用短笔回锋收束,留笔敛形,聚气凝神。至于从构形上末笔本来就须回锋的字,他以极沉着之笔处理之,绝不纵势交笔以犯其他笔画,使整个字更沉稳厚重,气足神完。 

        “随意生态、愈拙愈妍”是于右任晚年草书结字形式美的一大特色。在他晚年的草书中,可以看出其结字变化险奇、飘忽不定。在《千字文》中,体正笔斜者之体态依魏楷书之势多呈重心下移的三角形,稳定端严,而笔势极尽波变斜曲之妙,寓险绝于平正之中;似斜反正者的总体势如风吹花絮,飘逸潇洒。古代很多书家孜孜以求的险绝不稳之势在于右任笔下自然天机流露,令人惊叹。 

        虚其中而形散神聚,是于右任晚年草书结字的又一特色。在中宫部位(或略偏上下左右)留有大块空白的字,他使笔画收束或符号关联回环内抱呈八面拱心之势。形散而神聚,非大手笔莫敢为也。 

        参差领带是于右任晚年处理草书结字形式美的第三特色。在安排左右结构的草书字时,除通常的下沿平齐一法之外,他更多地使用了左带右拖、管领牵连、上下参差、夸张大小,使字势呈主副相倚之斜势,动感、力感、奇趣盎然。此种结字法与八大山人行草书中变形夸张、诡形怪状之体势,其趣味极其近似。奇崛变异正是他书法审美观念的特异之处。 

        纵横夸张是于右任晚年草书结字的第四特色。宋姜白石以为把大小、斜正、扁方、窄宽不同之字写得整齐划一是“唐人之失”,以为魏晋人能随形构字,“各尽字之真态”。而于右任的草书字势是从章法、气韵的贯通照应中将字形自由夸张、变形,极类似绘画中的透视变形。他有意无意地把许多字加以纵向或横向夸张,使许多人胸中、笔下都不可能有的奇形异态产生于楮墨之间,做出了令人叫绝的创造。 

        中国书法,源远流长。于右任以自己的书法审美理念与个性化的、风格突出的书法作品树立起书法美的典范。他的行书、楷书、“标准草书”,能“达其性情,形其哀乐”,“取会风骚之意”,“本乎天地之心”,进入写意、抒情的最高艺术境界。因此,日本朋友赞于右任为“旷代草圣”,非虚誉也。

        于右任的书学理论、书法艺术创作、书法美学思想,以及为中华民族千载书史所谱写的篇章,将永放其灿烂的光辉。

 

作者 钟明善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